河北10名涉警人员获刑:招募社会人员,配假警车,抓赌抓嫖收“罚款”

  夜里,假警车开了出来。车里的人,有正式警员,也有身穿警服、配备执法仪的社会闲杂人员。

  他们去“抓赌”,“抓嫖”,查“车震”,非法设卡……并对当事人收取“罚款”,少则200元、300元,多则9万余元,随后分赃。

  办理20余起“案件”后,河北省邯郸市11名涉警人员将自己“办”进了拘留所。

  此前,他们是派出所所长、巡警支队中队长、正式民警、巡逻辅警、看守所职工,以及在派出所“上班”的社会闲杂人员。

  2016年上半年,因涉嫌敲诈勒索罪,上述涉警人员被邯郸市公安局公交分局刑拘。2017年9月,其中10人因滥用职权罪,被邯郸市邯山区人民法院分别判处有期徒刑1年半至2年。

  法院认定,社会人员与几名基层执法部门的负责人勾结,私招滥募社会闲杂人员,购买警服、执法仪、配备冒牌警车,超越管辖范围,滥用职权,以各种手段,违规罚没当事人财物。

  检方指控的部分犯罪事实

  有涉案人员接受警方讯问时坦白,他们参与巡逻,系派出所所长等人安排,“目的就是为了罚款。”

  部分获刑民警丢掉工作后,至今仍在“喊冤”,认为自己系正常履职,存在工作错误,但“违纪,不违法”。

  11名涉警人员涉嫌敲诈勒索

  河北邯郸市丛台区,一辆越野车停在路边。

  陈书凯、刘振营、王耀华上前盘查。三人中,王耀华是邯郸市警务系统的巡逻辅警,其余两人,在邯山区公安分局高校派出所“上班”。

  车内是男子李某和他的女友。刘振营说:“你们在车里发生性关系,要拘留15天,并罚款5000至10000元。”

  刘振营等人开上越野车,要带他们去市公安局“处理”。中途停车后,刘振营问李某“你们能交多少钱”;李某并不愿交钱。出于害怕,李某女友主动拿出了800元。收了钱,刘振营等人让他们开车离开。

  这是2016年4月18日晚。刘振营等三人开着一辆冒牌“警车”,穿梭于邯郸市区各地“干活”。当晚,他们一共查了三起“车震”。

  据案件资料,在丛台区另一道路,刘振营等人发现路边一辆轿车后,持执法仪上前,责令车内男子与其女友下车,以“卖淫嫖娼应拘留15日、罚款5000元”进行威胁。车内男子将钱包内的1000元全部交给对方,随后被放行。

  检方指控的部分犯罪事实

  在复兴区,他们又对一车内男子张某、女子李某性行为进行拍摄,并称他们“在公共场所不检,应当拘留15日并处2000元罚款”。

  张某求情后,刘振营等人带着他们去了银行。李某取了2000元现金交给对方。

  当晚23时许,刘振营等人开着“警车”返回高校派出所时,被邯郸市公安局公交分局民警当场抓获,涉案现金亦被缴获。

  一名接近邯郸警方的消息人士向红星新闻记者介绍,2016年上半年,警方接到线索,有“警察”敲诈市民,同时发现有冒牌“警车”出没于邯郸多地,随后展开侦查。

  被抓获后,陈书凯、王耀华因涉嫌招摇撞骗被邯郸市公安局公交分局行拘10日,刘振营则因涉嫌敲诈勒索罪被刑拘。数日后,陈书凯、王耀华也因涉嫌敲诈勒索罪,被转为刑拘。

  一起牵涉邯郸当地巡警支队、派出所等多个执法部门的“敲诈勒索案”浮出了水面。

  上述接近邯郸警方的消息人士称,随着警方持续调查,2016年4月至6月,共有11名涉警人员因涉嫌敲诈勒索罪被刑拘。

  案发时高校派出所所在地(目前已改为某高校公寓辅导员办公室)

  以“拘留”“通知家属”等威胁罚款,收钱后放人

  邯山区人民检察院起诉书内容显示,相关涉警人员以“抓赌”、“抓嫖”、“查‘车震’”等为主要手段,对当事人没收“赌资”、进行“罚款”、收取物品等。

  检方指控及法院认定的具体犯罪事实多达23起,最早一起发生于2015年9月,其余均发生于2016年3、4月间。

  其中,以查“车震”为由进行违规罚款的达12起。被“罚款”的当事人,有夫妻、男女朋友、男女同事、男女网友等。

  相关涉警人员多在夜晚出动,在邯郸市区各地寻机作案,非法检查市民车辆“抓车震”,以“发生不正当性关系”、“公共场所行为不检点”、“影响邯郸市文明城建设”等理由,要挟相关市民“拘留”、“通知家属”、“带回局里做鉴定”,对当事人“罚款”数百元至1万元不等。

  除查“车震”外,根据案件资料,甚至有市民在报警求助后,在派出所内受到涉警人员的要挟,被迫交纳钱财。

  2016年4月9日,陈波接到唐某、王某报警,称1400元被盗,怀疑是同屋租房人申某所为。唐某、王某到高校派出所报案后,陈波将申某传唤至派出所“讯问”。

  之后,陈波以唐某和王某涉嫌敲诈勒索、申某涉嫌盗窃,将三人留置,并安排人员看押。次日上午,陈波向高校派出所所长曹志强汇报此事,曹志强、陈波安排人员带领该三人去医院体检,并以“拘留”相要挟,向三人家属索要钱财共计4.13万元。

  23起被认定的犯罪事实中,涉案金额最高的是一起“抓嫖”案。

  案件资料显示,2016年4月15日凌晨,陈波在高校派出所“办公室”,利用手机软件聊天,与卖淫女张某柔约在某酒店见面。随后安排人员将张某柔“抓获”,带至派出所。

  经陈波、刘玉涛“讯问”,张某柔引领相关涉警人员,前往市区内有关酒店寻找嫖客,共抓获五男二女,均被带至高校派出所。

  当日上午,曹志强安排人员带领被“查获”人员到医院体检,并以“通知家属”、“嫖娼可判重刑”、“将予以收教或拘留”等言论,要挟被“查获”人员,逼迫他们交纳“罚款”。

  被“查获”人员中,有多人通过朋友或中间人说情,交给曹志强、陈波等人现金9.75万元,以及中华烟、玉溪烟等物品。

  检方指控的部分犯罪事实

  还有人办理某案件时,在将该案移交上级警方后,私自扣押当事人住处钥匙,趁机进入别人家中,将一套家具搬走,供个人使用;另一套实木家具、真皮沙发被转手,供涉警人员抵偿其个人债务。

  从“干活装修”到“开‘警车’执法”

  根据案件材料,涉案11人中,有5人原系邯郸市公安局相关机构的正式民警、辅警:

  曹志强,邯郸市邯山区公安分局高校派出所所长;刘华成,邯郸市公安局巡警支队二大队二中队队长;石红光,邯郸市公安局巡警支队四级警长;王耀华,邯山区公安分局巡警大队巡逻辅警;刘玉涛,高校派出所巡逻辅警。

  另有1人,原系邯郸市第二看守所职工。其余5人,并非邯郸市警务系统正式录用或聘用的人员,法院将他们定性为“社会闲杂人员”。

  红星新闻记者调查发现,这些社会闲杂人员以2001年曾被招录为辅警的陈波为首。2009年至2015年,陈波曾任邯山区北张庄镇陈家岗村村长。本案中,有4名涉案人员与陈波系同村人。

  案件材料显示,2015年6、7月间,卸任村长后的陈波带上刘振营等人,到刘华成位于邯郸市中柳林村宣传中心的办公地上班。

  刘华成位于邯郸市中柳林村宣传中心的办公地,因征地拆迁如今已是一片废墟

  根据刘华成、陈波、陈书凯等人供述,初来时,陈波等人的身份是“帮忙干活装修的”。装修工作结束后,他们摇身一变,成了“巡警队员”。

  陈波供述,当时,刘华成处只有一辆警车,“为了方便干活”,他买了两辆二手车,改装成“警车”,几人均配上了警服、强光手电、执法仪,“出去查‘车震’,(当事人)交罚款可以处理。大约干了两个月。后来被天眼拍到,就休息了一段时间。”

  2016年春节后,因高校派出所缺人手,陈波带上刘振营等几名“巡警队员”,过去“上班”了。

  根据案件材料,曹志强称,他请陈波来派出所,是临时带领辅警开展接处警工作,对外介绍陈波是巡警,也有人喊他“陈所长”或“陈队长”;陈波平时穿警服,“他们的警用装备是他们自己买的。”

  曹志强还称,陈波等人到派出所“上班”,他并未向分局汇报过,除了日常接处警,他们处理过抓卖淫嫖娼、抓赌、设卡查车等事,“所得罚款都由陈波保管,总计9万元左右。”

  陈波、陈书凯、刘振营等人向警方承认,他们并非警察,是“临时工”。陈波称,他所用的警服、警用物品都是自己买的,警官证、警号也都是假的;陈书凯等人的警用设备,是陈波吩咐他们到警校服务社买的。

  在高校派出所,陈波的身份是“副所长”,他带来的其余人员,或为“民警”、或为“联防队员”。陈波供述,“都是曹志强任命的。直接受曹志强领导,每天接处警、处理人的情况向曹所长汇报。”

  高校派出所巡逻辅警刘玉涛也证实,2014年他通过招录,分配到该派出所工作;陈波来派出所上班后,曹志强让他称呼其“陈副所长”。

  刘玉涛称,陈波来后,每天给他分配工作任务的,就是这名“陈副所长”。

  检方指控的部分犯罪事实

  “目的就是罚款”,收罚款后按比例“提成”

  在高校派出所“上班”的社会闲杂人员,他们还拥有周详的“考核办法”。

  根据涉案人员的供述,陈波等人将正式辅警、社会闲杂人员混合,分为两个组,陈书凯、刘振营、王爱虎、王耀华为一组(以下简称“A组”),其中,王耀华系邯山区公安分局巡警大队巡逻辅警;刘玉涛、安处杰、曹龙超、肖明轩等为一组(以下简称“B组”),其中,刘玉涛系高校派出所巡逻辅警。

  A组人员开一辆假“警车”外出夜查。陈波供述,开始时,他们与曹志强商定,A组每个月交15000元,“每天‘干活’后,先从挣的钱里上交500元,剩下的再自分。”

  接受警方讯问时,陈书凯、刘振营等人坦白,他们在派出所参与巡逻,系曹志强、陈波安排,目的就是为了“罚款”。

  这种方式实行一段时间、共上交11500元后,陈书凯、刘振营不乐意了,“不管干不干活,每天都要交500元,这样挣不了钱。”

  陈波供述,随后,他和曹志强重新商量,挣的钱“往所里交七成,自己留三成”。

  A组人员不发“工资”,修车、加油、吃饭等,都由陈波负责。陈波称,“王耀华不参与分成,他的钱是所里出的。曹志强安排王耀华跟着A组,是怕他们‘干活’后钱不上交。”

  陈书凯等人称,每天“干活”收取的“罚款”,回来后交给陈波,陈波按10%比例给他们提成,“每次分钱,也就一二百。原本陈波答应20%提成,曹志强最后决定给10%。”

  陈波称,B组人员由刘玉涛负责,“也是三七分成,他们组‘干活’少,所里给他们发保底工资1000元,值班一天休两天。”

  被刑拘的11名涉警人员中,B组成员肖明轩是唯一最终未获刑的。他说,2016年3、4月间,他在陈波介绍下到高校派出所“上班”,配发了警服,安排出去巡逻,“感觉在派出所上班挺风光,领导让干啥就干啥。当时没想那么多。”

  派出所负责财务的郝某在证言中称,2016年3月底,陈波让她通过微信给王耀华、肖明轩等每人转了3000元,“陈波说是他们的工资。”

  10人因滥用职权罪获刑1年半至2年

  微信图片_20200616101302.png

       在2017年9月27日作出的一审判决书中,邯山区人民法院称:

  2015年8月至2016年4月,陈波先后勾结刘华成、曹志强,私招滥募社会闲杂人员,购买警服、执法仪、配备冒牌警车等警用装备,带领、指使陈书凯、刘振营等人,超越管辖范围,滥用职权,以“抓赌”、“抓嫖”、查“车震”为主要手段,违规罚没当事人财物。

  法院认为,曹志强作为高校派出所所长,负责该所的全面工作;陈波在曹志强授意下,以副所长名义组织安排工作,陈书凯、刘振营等受曹志强、陈波领导,对曹、陈二人负责,并在二人授意下设卡查车、超出管辖区域巡逻查车,罚没款后亦交由二人处理,“曹志强、陈波负全面责任。”

  一审判决书

  “陈波虽不具有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身份,但在高校派出所以副所长名义处理事务,指使、安排他人设卡查车等,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一审判决书中称。

  除以上两名主犯外,邯郸市公安局巡警支队的两名民警石红光、刘华成,被认定参与了被指控的一起或数起犯罪,“应当承担法律责任。”

  此外,法院称,陈书凯、刘振营、刘玉涛等社会闲杂人员或辅警,在曹志强、陈波安排指使下巡逻查车、罚款,在主观上均具有滥用职权的故意,客观上亦实施了违反规定处理公务的行为,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且系共同犯罪,“符合滥用职权罪的构成要件。”

  检方还就一起犯罪事实,指控曹志强受贿4.13万元。对此,法院认为,曹志强收取他人款项4.13万元后,交给陈波统一管理,并未非法占为己有,符合一系列滥用职权罚没他人财物的行为特征,以滥用职权罪认定为宜。

  222.png

  一审判决书

  判决书称,曹志强、刘华成、石红光作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滥用职权,超越职权,违反规定处理公务,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陈波、陈书凯、刘玉涛等7人虽不具有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身份,但与曹志强等人共同参与犯罪,违法决定、处理其无权决定、处理的事项,属共犯,其行为均构成滥用职权罪。

  “石红光、刘玉涛未参与指控案件的罚款及后续处理事宜,均依法可以从轻、减轻处罚。”判决书中称。

  曹志强、陈波分别获刑2年。其余8人,分别获刑1年6个月或1年7个月。

  案件审理期间,曹志强、刘华成等人被“双开”。

  此外,红星新闻记者多方了解到,陈波出狱后不久,又因涉嫌强奸罪被逮捕。

  获刑民警自称“一般工作错误,违纪但不违法”

  “认定我违纪,我认可;认定我违法犯罪,我不能接受。”出狱两年半后,刘华成仍在“喊冤”。他认为,法院对他认定的4起犯罪事实中,他只是正常履职,是一般工作错误,不构成犯罪。

  “我在公安局工作20多年,从没想过自己会‘犯错误’。”2020年5月,刘华成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声称,参与抓赌、查车,“都属于我工作范围之内的事。我完完全全是为了工作。”

  判决书中称,相关证人证言显示,刘华成参与过一起案件中的分赃。但刘华成认为这是“凭口供判案”,“说我收了钱,我打收条了吗?认定我违纪我能接受,比如说我出了中队辖区之类的。”

  曹志强则对红星新闻记者否认曾任命陈波为“副所长”,对陈波等人的真实身份、所作所为均不知情,对于法院认定的犯罪事实,“统统都不认。”

  红星新闻记者提醒,“判决书显示,多名证人看到陈波照片挂在派出所,上面写着‘副所长’”,曹志强辩称,“这个不存在,这个没有。”

  曹志强声称,他安排陈波等人“临时扣押”案件当事人财物,“说白了也可以叫保证金,是为了案件的进一步处理。那只是违纪、不违法,钱都在陈波那,不是私分了。”

  “所谓的证人证言,证明力不够。因为他们(指证人)都是违法行为人,都需要被打击处理。他们对公安机关,本身就有抵触情绪。”曹志强说,包括“车震”人员,虽然不违法,但在道德上应受到谴责,“这些人怎么能作为证人?”

  刘华成说,涉案人员“基本都是高校派出所的人”,被指控犯罪事实也基本是他们所为,“跟我没关系。”曹志强则说,陈波等人是从刘华成处过来的,来派出所前就已经身穿警服、配备“警车”,“这是巡警支队的问题。”

  一审判决后,刘华成、曹志强等人提起上诉,被邯郸中院驳回。石红光、刘玉涛二人的判决部分则被撤销、发回重审。

  2019年3月,邯山区人民法院对石红光、刘玉涛滥用职权案作出重审判决,认为二人未参与对当事人的罚款及后续处理事宜,犯罪情节轻微,二人“犯滥用职权罪,免予刑事处罚”。

  河北省高院驳回刘华成申诉

  此后,刘华成又提出申诉。2019年8月,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以“申诉理由不成立,原裁判定罪量刑并无不当”为由,驳回了刘华成的申诉。

  曹志强认为,将该案定性为“滥用职权”,无形当中减轻了对陈波等人的刑事处罚。作为曾经的派出所所长,他认为自己存在职务行为的不当,但不构成滥用职权罪,对陈波等人,“如果我办这个案子,我会给他们定敲诈勒索。”

  2020年5月,一名接近邯郸市司法系统的内部人士坦言,曹志强、陈波二人作为主犯,“判得轻了。”

  红星新闻记者王春王剑强发自河北邯郸

标签: 警车 砸警车 抓赌 抓嫖

陕西燎原煤业有限公司发生煤与瓦斯突出事故 七人失联

 2020年6月10日12点29分,陕西燎原煤业有限公司掘进工作面发生煤与瓦斯突出事故,井下七名人员失联,现正在全力救援中。

2020-06-10 20:02:46

“牛人”阵容!李佳琦质检团队全为研究生 薇娅背后500人“撑腰”选品

要说当下直播带货的两大“顶流”,非李佳琦、薇娅莫属,而他们成功背后的助理等团队牛人,也一次次成为关注话题

2020-06-08 15:59:26

7至15日陕西省有三次降雨降温天气

陕西省气象台6月6日17时发布降水、降温、大风消息:受冷空气和暖湿气流共同影响,6月7日晚上至15日全省将出现三次降水、降温天气过程。

2020-06-07 10:10:44

改革催新绿 故都展新颜——咸阳市高质量发展见闻

 走在咸阳街头,记者惊喜地发现,曾经“东躲西藏”的小食摊变身整齐划一、安全卫生的流动餐车“闪亮登场”,市民们放心、率性地大快朵颐。同时,这座大秦故都好戏连台:“世界面食咸阳味道”美食嘉年华,“...

2020-06-04 08:49:42

6月5日12时58分迎来“芒种”节气:“三夏”大忙迎高潮

“黄梅时节家家雨,青草池塘处处蛙。”《中国天文年历》显示,北京时间6月5日12时58分迎来“芒种”节气。此时,仲夏已至,北方麦黄,江南梅熟。

2020-06-03 17:28:26

登峰测极|2020珠峰高程测量登山队8名队员成功冲顶

5月27日11:00,2020珠峰高程测量登山队队员成功登顶珠穆朗玛峰顶峰。

2020-05-27 12:57:27

国家网信办启动为期8个月的2020“清朗”专项行动

中国网信网5月22日消息,为进一步规范网上信息传播秩序,切实维护广大人民群众切身利益,促使网络空间更加清朗,即日起,国家网信办在全国范围内启动为期8个月的2020“清朗”专项行动。

2020-05-22 12:52:26

全国政协十三届三次会议5月21日下午开幕,27日下午闭幕

大会新闻发言人郭卫民介绍,全国政协十三届三次会议将于5月21日下午3时在人民大会堂开幕,5月27日下午闭幕,较原来计划缩短了4天半。​​​​

2020-05-20 17:36:14

中共中央、国务院:新时代推进西部大开发形成新格局

《指导意见》共分六个方面,包括:贯彻新发展理念,推动高质量发展;以共建“一带一路”为引领,加大西部开放力度;加大美丽西部建设力度,筑牢国家生态安全屏障;深化重点领域改革,坚定不移推动重大改革举...

2020-05-18 14:09:27

新华视点:“非常”时期将有哪些“非常”之策?——2020年两会看点前瞻

因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而延期的2020年全国两会,将于5月21日拉开大幕。与此同时,今年是中国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战脱贫攻坚之年,以及“十三五”规划收官之年。在这样一个特殊时期召开的两会,将有哪些看...

2020-05-18 11:09:48

新媒体矩阵

NEW MEDIA

  • 西部头条新闻
    热辣的新闻资讯,欢迎私信、直发@,爆料投稿。
  • 看西部
    立足西安,瞭望西部。
  • 井视频
    井井兮,有理也。
  • 魅力西部
    魅力西部,印象西安。
  • 西安味儿
    就想告诉你西安人爱的味儿。
关于本网 学会介绍 产品服务 合作伙伴 人员招聘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人员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