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客岛:县城还留得住年轻人吗?

  一边是发展前景更好、竞争压力巨大、生活成本更高的大城市,一边是安逸舒适、祖辈居住、熟人社会的小县城——如果让你选,你会选哪个?


  这曾是许多年轻人思考过的问题,也成为综艺、影视、文学作品的讨论素材。40多年前,罗大佑就在《鹿港小镇》里提到,那些“当年离家的年轻人”,感慨着“台北不是我的家,我的家乡没有霓虹灯”。


  岛叔一位身处西北县城的朋友说,近些年县里人口流失严重,上了大学的年轻人选择去北上广深发展,学历次之者也倾向于去大城市打拼。


  毕竟,几座工厂外加一些餐馆、KTV、超市、麻将馆、小广场,就是当地人的工作圈、生活圈,对年轻人实在吸引力有限。


  怎么办?难道要看着小县城“空心化”?


  补缺

1594265969(1).png

  最近,国家发改委下发了一份文件,标题是《关于加快开展县城城镇化补短板强弱项工作的通知》。


  其核心,就是一个“补”字:县医院、步行街、菜市场、幼儿园、停车场、旧小区……方方面面都要开“补”。


  为什么?因为这些看似平常生活中随处可见的细节,折射的是县城公共资源缺口大、发展差距明显、人才外流严重等问题。


  用文件中的话说就是,“县城发展总体滞后,综合承载能力和治理能力较弱,当前的短板弱项及产业状况,难以支撑农民就近城镇化。”


  什么意思?某人想在县城发展,但生活条件不理想、产业发展跟不上、工作前景不太光明,除了离开好像没有更好的办法。连“农民就近城镇化”都支撑不了,更甭说吸引更多人才了。


  人民智库的调查显示,16-40岁的“小镇青年”中,近八成表示,身边同龄人“一半以上选择去大城市发展”;仍留在当地的小镇青年,超九成打算去大城市发展。


  这一情况在农业县较多的中西部、东北地区尤为明显。恒大研究院研报显示,2011-2016年,在这些地区,县级市人口流出地区占比达到76.9%,比前十年提升了11.6个百分点;县城人口净流出的比例达到80.9%。


  这其中,93.7%的东北县级行政区存在人口流出,黑龙江、吉林接近100%;陕西、甘肃、贵州等省份也超过了85%。


  本身底子差,条件不均衡,发展空间还小。更令人担忧的是,年轻人走后,县城还有机会吗?

1594266004(1).png

  贵州某贫困县。图源:多彩贵州网


  留人


  若要争得机会,必须能“留人”。这方面有优势的,多是东部一些发展比较好的县域。


  例如昆山,2010年末,这座位于江苏东南部的县级市户籍人口是71.13万人,2018年末,这一数字增至90.32万人,增幅27%;其常住人口规模则保持在160万人以上,超过户籍人口,明显是人口净流入状态。


  久居昆山的朋友告诉岛叔,近些年当地科技园区建设正欢,年轻人争相到昆山工作:“养老成本低,城市绿化好,傍晚去街心公园散散步,别提多幸福了!”

1594266035(1).png

  昆山某企业生产车间。图源:人民网


  相比昆山这类富县,“被逃离的县城”或许是大多数。透视全国1881个县和县级市,其间不协调、不平衡问题尤为突出。


  首先是东西差距大。从省份来看,去年江苏省包揽全国县域GDP前3名;GDP全国十强县中,有6个在江苏;经济百强县中,江苏占1/4,浙江有18个,山东15个,这仨省加起来几乎就占了60%;百强县中超七成位于东部地区,西部地区占比不到一成。


  其次是“头重脚轻”。经济规模排名前列的昆山、江阴,其GDP在4000亿元以上,比宁夏、青海、西藏3个省区都多,也超过太原、贵阳、兰州等9个省会城市;但大部分的GDP不足100亿元甚至不到10亿元,还赶不上一些经济强镇的规模。


  问题不止于此。县域经济发展特色不突出、同质化等也是“老毛病”。一哄而上种茶叶、盲目跟风办工厂、大拆大建搞项目、大干快上后猝然离场……这些短视、不计长远的做法,不仅造成大量资源浪费,更掏空县域长远发展的内生动力,让许多地方长时间负债负重、民怨很大。


  跨越


  县城一头连着城市、一头接着乡村。农民进城是大势所趋,城乡之间地、钱、技、人等要素流动会越来越频繁。


  相比人口过密、功能超载、交通拥堵、环境污染、生活成本高等“大城市病”,理论上,县城应该是生活和居住的良好载体。


  但细察发达国家的经验便可知,得到城镇化进程的后半段,才会出现人才向小城镇迁移的情况。以美国为例,上世纪70年代,50个大城市的人口比重下降4%,大城市周边的小城镇人口则增加了11%。


  按照发改委的分析,在人均市政公用设施固定资产投资、人均消费支出等方面,当前中国县城仅相当于地级及以上城市城区的1/2和2/3左右;若能缩小二者差距,新增投资消费空间巨大。


  其实,已有不少县城意识到发展中存在的“惯性思维”和“路径依赖”,强调转变发展方式、错位竞争,走各具特色的发展路子,但实际操作起来难度不小。


  西部某县一位官员跟岛叔说,近些年他们一直努力推动产业发展,但短板太多——土地指标不足,开发受影响;资金靠发债维持,又不想推高债务率、增加债务隐患;货运火车、高铁都缺乏,人流物流渠道亟待进一步打通。


  不少县城面临的压力更大。有些县工业和农业基础较薄弱,尝试发展旅游但景色欠佳、特色不足,加之人少、交通不便,最后白忙一场。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县域发展破题,需要各方合力、耐心推进。


  一些观察者认为,在国家和省级层面,可以考虑把县域间协调发展纳入国家战略,在土地、资金、交通、税收方面给予专项支持,给县城更多自主发展权和与之匹配的财权。


  同时,县城更要“争口气”,力求摆脱“半悬空”状态,与城市和农村对接好,用好两方面资源;规避“大而全”的发展路径,结合自身特色开发好的投资项目,提升产业配套水平,让社会资本进得来、留得住。


  考量这些做法的成效,最简单的一条就是本文开篇说的那个“抉择”:如果更多年轻人愿意留下来、愿意奔县城去,那才是真做到位了。

1594266019(1).png

  四川某县城夜景。图源:《四川日报》


  (原标题【解局】县城还留得住年轻人吗?)


岳亮:完善配套功能打造精品基地 深化军民合作服务发展大局

7月8日,市委书记、咸阳军分区党委第一书记岳亮深入淳化县调研督导市民兵训练基地建设并召开协调座谈会。他强调,要优化设计理念,加快建设进度,完善配套设施,深化军民融合,打造一流训练基地。

2020-07-08 22:09:53

智能手机之充电困惑——先插头还是先插线?

数字时代下,我们已离不开手机等智能产品,于是,给手机充电成了我们的日常,手机充电不过插上数据线和电源的简单操作,但一些充电误区经常弄得人们一头雾。

2020-07-06 13:23:30

为什么要设立香港国安委?工作内容有哪些?

《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法》第二章对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职责和机构作出规定,明确要求香港特别行政区设立维护国家安全委员会。这一机构的创设备受各界关注,成为有关香港国安...

2020-07-03 20:36:41

西安市委书记王浩与绿地集团董事长张玉良座谈交流

6月16日,陕西省委常委、西安市委书记王浩与绿地集团董事长、总裁张玉良座谈,双方就基础设施建设、产业发展、项目投资等领域合作进行交流。

2020-06-17 11:49:06

陕西燎原煤业有限公司发生煤与瓦斯突出事故 七人失联

 2020年6月10日12点29分,陕西燎原煤业有限公司掘进工作面发生煤与瓦斯突出事故,井下七名人员失联,现正在全力救援中。

2020-06-10 20:02:46

“牛人”阵容!李佳琦质检团队全为研究生 薇娅背后500人“撑腰”选品

要说当下直播带货的两大“顶流”,非李佳琦、薇娅莫属,而他们成功背后的助理等团队牛人,也一次次成为关注话题

2020-06-08 15:59:26

7至15日陕西省有三次降雨降温天气

陕西省气象台6月6日17时发布降水、降温、大风消息:受冷空气和暖湿气流共同影响,6月7日晚上至15日全省将出现三次降水、降温天气过程。

2020-06-07 10:10:44

改革催新绿 故都展新颜——咸阳市高质量发展见闻

 走在咸阳街头,记者惊喜地发现,曾经“东躲西藏”的小食摊变身整齐划一、安全卫生的流动餐车“闪亮登场”,市民们放心、率性地大快朵颐。同时,这座大秦故都好戏连台:“世界面食咸阳味道”美食嘉年华,“...

2020-06-04 08:49:42

6月5日12时58分迎来“芒种”节气:“三夏”大忙迎高潮

“黄梅时节家家雨,青草池塘处处蛙。”《中国天文年历》显示,北京时间6月5日12时58分迎来“芒种”节气。此时,仲夏已至,北方麦黄,江南梅熟。

2020-06-03 17:28:26

登峰测极|2020珠峰高程测量登山队8名队员成功冲顶

5月27日11:00,2020珠峰高程测量登山队队员成功登顶珠穆朗玛峰顶峰。

2020-05-27 12:57:27

新媒体矩阵

NEW MEDIA

  • 西部头条新闻
    热辣的新闻资讯,欢迎私信、直发@,爆料投稿。
  • 看西部
    立足西安,瞭望西部。
  • 井视频
    井井兮,有理也。
  • 魅力西部
    魅力西部,印象西安。
  • 西安味儿
    就想告诉你西安人爱的味儿。
关于本网 学会介绍 产品服务 合作伙伴 人员招聘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人员查询